第四百四十三章、幻覺?


小說:大宋捕神  作者:墨衣樓主
百度 求小說網 有求必應! 大宋捕神 http://www.257546.buzz/read/174788.html 全文閱讀!求小說網,有求必應!
  聶烽瞇著眼看向他。
  “你確定要跟我動手?”
  “前輩,你就別擺著那副入神高手的架子了,我方才看的很清楚,你的所有修為都被禁錮住了,要是換在外面我肯定對您恭恭敬敬,可在這里面您就是待宰的羔羊!
  說話人臉上充滿了得意之色。
  他本來就是氣海境的武者,在江湖上也屬于那種二流貨色,別說入神境界的高手,就算是出身名門世家的氣海境武者,他也要以禮相待,哪怕修為超過對方,也不敢有絲毫的怠慢。
  可是在這片空間內就不同了,他氣海境的修為幾乎沒有任何壓制,反倒是那些入神境,天人境的高手,進來這里就會變的與廢人無異,
  他已經殺了好幾個天人境高手,就連入神境界的高手,也有兩個死在了他手里。
  這在原先,可是連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他手中提著的彎刀,就是一個入神高手的隨身兵器。
  “鬼迷心竅,你已經墮入了魔道!甭櫡閾u頭道:“那些高手死在你的手下,也真是死得冤枉!”
  “前輩,你就別胡吹大氣了,等一會兒你親自下去再抱不平吧!”
  話音落下。
  那人手中彎刀疾震,恍若一道匹練橫空斬落!
  他臉上露出了猙獰的大小,似乎是已經看到,自己是如何有將一個入神高手斬殺再次,入神高手又如何,最后還不是成了他的刀下鬼。
  可還沒等他臉上的笑容散去,他就突然發現自己手中的刀,好像被某種力量鉗制住了,心中頓時大吃了一驚,只見聶烽伸出右手,輕而易舉的就夾住了刀身。
  那個先天武者有些慌了,手腕一轉,就想用出“回環轉月”這招刀式。
  這回環斬月刀是刀法中出了名的絕技,專門用來破解擒拿手,或者是擅長硬功的人,刀鋒回環旋轉,配合上先天真氣,足以將人的手掌割斷。
  不過他并不知道聶烽的真實修為,還以為是聶烽精通鷹爪力或者鐵砂掌之類的外家武功,這些功夫完全是錘煉自己的筋肉骨骼,與內勁強弱無關,就算沒有內力加持,一掌下去也能劈山碎石。
  “給我斷!”
  那人厲聲怒吼,刀鋒猛然轉了過去。
  確實是斷了。
  不過被斬斷的不是聶烽手指,而是那柄混鐵鑄造的寶刀。
  聶烽手指微微運勁,這柄寶刀就立刻化為了漫天碎片。
  旋即,聶烽的手掌就扣在了他的脖子上。
  “前……前輩……”
  那個先天武者這時才認清楚狀況,眼前這個入神境界的高手,修為并沒有被壓制!
  聶烽手臂用力,將他緩緩從地上面提起來。
  “你現在還要殺我嗎?”
  聶烽雖然是笑著說出這些話。
  可言語間蘊含的冷意,卻讓這個人膽戰心驚。
  “前輩,是我豬油蒙了心,還求您饒我一命……”
  “只要你能活下來,我就饒你一命!
  聶烽扣著他的脖子,緩步向方才進來時的狹長小路走去,兩側火紅色的巖漿冒著大泡,那個人似乎想到了聶烽要做什么,剛想要拼死反抗,可聶烽一道真氣涌出,就立刻震碎了他體內得經脈,就算聶烽放過他一條命,他也會徹底變成一個廢人。
  “只要你能從里面活著爬上來,今天的事情就一筆勾銷!”
  聶烽一聲冷哼。
  隨手便將這個人扔進了巖漿之中。
  “不……”
  他的話還沒有來得及出口,身形就被巖漿淹沒,幾乎是瞬間就化作飛灰飄散。
  聶烽沒有停留,甚至連看都沒有看一眼,對他來說這種人完全可以稱得上是死有余辜了。
  …………
  走過這條小路,進入谷底深處,四周到處都是皚皚白骨,蘊含了極為強烈的怨煞之氣,而且通過那些白骨身上殘破的鎧甲就能看出來,都是春秋戰國時的甲胄形制。
  這些骸骨的身份也不言而喻。
  想必就是當年白起所坑殺的那四十萬趙國大軍!
  白起也是在那一戰贏得了殺神之名,不過也正是那一戰給他帶來了殺身之禍!
  聶烽向四周打量而去,發現這片空間內廣闊無垠,似乎整個煉獄谷都被掏空了,放眼所及之處,全都是零碎的骨片,還縈繞著黑灰色的霧氣,只有腳下所踩的這條路才是干凈的嗎,不過也能看到不少碎骨。
  聶烽心中不敢大意,已經做好了隨時出手的準備,他現在雖然不能動用九陽神功和不死神訣,但憑借那副體質就可以硬撼入神境巔峰的高手,再加上各種層出不窮的戰技玄功,戰力并沒有減弱多少,還有識海中懸浮的三道刀意,更是讓他有了勇往無前的底氣。
  可就在這個時候,聶烽耳中突然聽到一陣窸窣碎響,正當他詫異之際,身后猛地傳來了兩道寒風。
  “什么人?”
  聶烽來不及回頭,腳步下意識向后退去,正好避過了兩柄青銅劍的劈砍,旋即左右雙臂發力,兩肘好似大槍穿透而出,向后猛然頂過去。
  “嘩啦!”
  一聲碎響。
  聶烽回頭一看,發現方才被自己打碎的東西,竟然是兩具穿著甲胄的骨骸。
  “活了?”
  聶烽心中陡然一驚。
  這些穿著甲胄的骸骨都是當年的趙兵,難道他們并沒有徹底死去,還在骨骼內蘊留了魂魄不成?
  就在聶烽心中疑惑不解的時候,周圍不斷有骸骨站起,其中大部分都骨骼殘缺,只有少部分還保留著完整的骸骨,眼眸中閃爍著綠色的光芒,在這漆黑的環境中顯得尤為懾人。
  “入侵者,死!”
  那些骸骨復活之后,紛紛向聶烽沖殺而來。
  聶烽雙手并掌如刀,身形閃爍似電,向前疾沖而去,沒有一具骸骨能擋住他的招式,但凡是被聶烽雙掌擊中的骸骨,身體都會被那強大的力道擊碎,就連復原的機會都沒有。
  聶烽也是這時候才明白,為什么會有武者在這里面被嚇瘋。
  死去了幾千年的骸骨,突然間活了過來,還對你發起攻擊,任誰心中都要害怕,而且那些黑霧似乎也有著迷失人心的功效,這兩下結合起來,心中的恐怖就會被放大無數倍,神智失常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
  那些沖殺過來的骸骨,很快就再次歸于塵土之中。
  可聶烽不敢有絲毫的怠慢,這還僅僅是普通軍士死后的骸骨,實力大約只能與氣海境武者相媲美,若是那些有官職在身的軍將,死后又會是何等修為?
  尤其是當年趙軍的統帥。
  趙括!
  紙上談兵在史書上留下了千載罵名。
  但聶烽可不會傻乎乎的認為,趙括就是個草包驢糞蛋,先不說他老子馬服君趙奢乃是一代名將,他本身也是熟讀兵書,而且打過多次勝仗的人,一身修為更是出神入化。
  當年趙括被白起親手擊殺,也隨這些趙兵一起葬入這里,既然這些士兵死后還能這般,身為統帥的趙括沒有道理不如手下人。
  聶烽轉身看向前方的黑暗,腳下這條路也不知道通往何方,也不知道前方有沒有危險。
  沉吟了片刻,聶烽決定還是繼續前行,除非事情到了萬不得已,真有性命之憂的時候,他那時在考慮離開也不為遲晚。
  聶烽繼續向前走去。
  為了以防萬一。
  久不動用的孽龍戟也出現在了手中。
  沿途上,不時有骸骨復活,舉著手中的兵器向聶烽沖殺而去。
  不過最后都在聶烽的大戟之下,化作了一捧飛灰消散。
  走了不知道多長時間,聶烽突然看到前面出現了一個人。
  “你來了?”
  那個人低著頭,幽幽開口。
  “你是什么人?”
  “我就是你要找的人!”
  說著話,那個人猛然抬起頭!
  可是那張面孔卻顯得光滑如鏡,沒有五官七竅,連嘴巴都沒有,就像個放大了的……雞蛋?
  …………
  這時,聶烽身體猛然一震。
  立刻睜開了雙眸。
  “怎么會這樣?”
  然而,當聶烽看清楚眼前的一切時。
  卻愣住了。
  他記得自己明明走進了山谷之中,可是現在怎么會在這里?
  一條狹長的小路出現在他眼前,兩側是翻滾冒泡的灼熱巖漿,這里所有的場景,都與他方才經歷過的完全相同,沒有絲毫差別。
  聶烽冷汗下來了。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幻覺?
  還是……時空倒流了?
  聶烽想了好久,也沒有想出緣由,索性便直接踏步向里面走去,不管是什么原因,現在他都不可能退出去了,因為身后的道路消失了!
  回頭望去空空蕩蕩。
  沒有什么五色霞光,也沒有山谷裂縫,有的只是沒有邊際的巖漿。
  聶烽深吸了一口氣。
  他記得剛才自己度過這里的時候,應該并沒有發生意外,只是在走過這條小路之后,好像……
  就在聶烽回想著剛才記憶的時候,
  一道身影從小路盡頭的黑暗中走出,手中還提著一柄彎刀。
  “又來一個送死的!”
  “好熟悉的話?”
  聶烽眼睛微瞇。
  他方才好像把這個人給殺了?
  難不成自己真是在做夢,只不過夢中所見之物,都是即將要發生的事情?
  “前輩,你是……”
  聽到他這熟悉的話,聶烽也沒有心思跟他磨嘰,直接一個箭步沖過去,先是一掌劈碎了他手中的刀,然后又一掌震碎了他的腦袋。
  這人到死都沒有明白,為什么聶烽的功力沒有被禁制住。
  將尸體扔進巖漿之后,聶烽看著前方的黑暗久久不語,但過了一會兒,他還是走了進去……
  本來他都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走過這片黑暗之后,就會看見無邊無際的骸骨,卻不曾想他走出這片黑暗之后,映入眼前的竟然是一片堪稱世間絕色的美景。
  而且他仿佛來到了一處虛無的空間。
  空中灰蒙蒙的,并非是洞穴之內的山壁,地面上則是無垠的花海,不過那些花都是火紅色的,陣陣清風吹過,仿佛是火焰在燃燒。
  “好美……”
  聶烽頓感心曠神怡,可是當他俯下身仔細看去時,卻發現那些花瓣的形狀,竟然與劉天圣傳回來的那枚紅葉極為類似。
  或者說就是一模一樣的,連紋路和形狀都差不多少。
  “難道他就在這里?”
  聶烽站起身向四周望去,可是卻空無一人。
  “好詭異的地方!”
  聶烽沿著腳下的小路,緩步向前方走去。
  而那些火紅色的花就好像有生命似的,紛紛向兩側移去給他讓出條道路。
  “這到底是是什么花?”
  聶烽心中越發好奇。
  “這是蓮華經中記載過的曼殊沙華,又名彼岸花!
  一個柔和的聲音突然響起。
  聶烽忙循聲望去。
  一個白衣飄然的俊秀僧人,從遠處御風而來,修為深不可測。
  “施主!
  白衣僧人來到聶烽身前,雙手合十一禮。
  “大師!
  聶烽也還了一禮,道:“大師可知這里是什么地方?”
  “施主可知彼岸花長在什么地方?”
  僧人反問道。
  聶烽眉頭皺起,他記得自己好像在哪本書上看到過,彼岸花乃傳說中的天界之花,后來花種落入地府,延綿八百里,為死寂的地府增添了一抹生機。
  那這里就是……
  聶烽猛地抬起頭:“大師不會要告訴我,這里就是黃泉路吧?”
  “意思差不多!
  白衣僧人袍袖一揮,綻放出道道金色光芒,那些彼岸花立刻向兩側挪開,露出了一條直通前方的大路,旁邊還立著一塊石碑。
  黃泉!
  聶烽看著這塊石碑,感受到了一股古老荒涼的氣息,莫非這真是傳說中的黃泉路,而且他目光向前投去,隱約間可見這條路的盡頭。
  有一座黑鐵般的城池屹立。
  “施主只要自行進入城中,就會明白所有的因果緣由!
  說著,白衣僧人轉身飄然而去。
  “敢問大師法號!”
  聶烽在后面高聲喊道。
  “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臺,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阿彌陀佛!”
  一道佛偈聲音傳入聶烽耳中。
  聶烽略微一琢磨,心中就是一震,他知道這個僧人是誰了!
  那個佛門禪宗千古絕艷的弟子!
  神秀!
  禪宗五祖弘忍大師的親傳弟子,他本來有希望繼承佛門禪宗之位,奈何卻心中塵埃,神寄紅塵,無法繼承六祖之位。
百度 求小說網 有求必應! 大宋捕神最新章節 http://www.257546.buzz/read/174788.html ,歡迎收藏!求小說網,有求必應!
gpk劈鱼游戏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