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奇琴異蛟(8)


小說:狐朋仙友  作者:獨坐前軒
百度 求小說網 有求必應! 狐朋仙友 http://www.257546.buzz/read/176545.html 全文閱讀!求小說網,有求必應!
  見塾師作惱,楊從循也不敢怠慢,匆匆行禮告罪之后便跟在孟五的身后,快步向書院門口趕來。
  話說這楊從循一行氣喘吁吁得跑到門口,抬頭拿眼一張,就看見離書院大門一丈來遠的地方停著一乘雙人抬的綠呢小轎,有一個丫鬟打扮的女子手捧著一只蒙著緞面蓋布的托盤,緊挨著小轎站住。
  見楊從循等人出門,那丫鬟連忙附身靠在轎窗邊低聲稟報了幾句,就見繡簾一挑,從轎內走出一個身穿大紅云頭外飾混色掐牙的暗紋氅衣,外罩一件牙黃繡花肩垂金絲絳頭坎肩的年輕女子,正是前幾日在捧月樓有過一面之緣的花朝云。
  只見那花朝云從身旁丫鬟手里取過托盤,揭下蓋布,用一雙素手捧著木盤,款款行到楊從循面前,將盤子俯身遞上。
  “楊公子萬福。上回公子離開之時,不慎將這把折扇落下了。那捧月樓的下人拾獲之后,還以為這是奴家的東西,就將此物送到蒔花館去了。偏巧奴家身旁這個伺候丫鬟又不識字,她見奴家一時不得空,就自作主張將這把折扇收在奴家的箱籠之中。要不是奴家今早在箱籠之中翻找花鈿,還不知道要耽擱幾日才能知曉。奴家怕公子失卻折扇心中焦急,這便給公子送上門來了!
  當瞧見那些圍在不遠處,一邊用手指沖這邊指指點點,一邊嘻嘻哈哈交頭接耳的街頭閑漢,楊從循他頓覺自己脖子上這顆頭顱“嗡”得一聲大了起來,連忙沖著面前的花朝云接連擺手道:“姑娘此言差矣,小生不過是前些天偶然與姑娘朝了一面,連話也未曾說上幾句,又怎會有東西落在姑娘你那……咦?”
  誰知那花朝云卻對楊從循接連揮手推拒的動作視而不見,只是笑盈盈得湊上前來,一個勁得將手中木盤遞將過去。
  見木盤一直遞到手邊,楊從循他也只好硬著頭皮將其接了過來。
  然而這木盤剛一過手,楊從循他卻猛得一呆,口中“咦”了一聲,伸手從盤子里取出那把題字折扇:“怎,怎么真是我的扇子呢?”
  一聽楊從循脫口承認,花朝云臉上的笑意更濃:“自然是公子之物,這點奴家是不會搞錯的。如今這扇子公子已經收下,那奴家就……”
  那花朝云剛笑意盈盈得說到一半,突然就聽見觀柳書院中傳來幾聲怒喝:“荒唐,真是荒唐!”
  楊從循他下意識得沖著聲音傳來的方向一扭頭,這才發現一個身穿海青色鸂鶒織紋補服,頭戴素金頂赤線白面竹笠的官員,正面色鐵青得領著一幫人沿著書院走廊,急匆匆得快步趕來。
  原來是易城縣李德崧李縣尊大人到了。
  那位李大人怒氣沖沖得趕到觀柳書院門口,抬頭一望遠處圍著看熱鬧的閑漢,頓時從鼻子里重重得“哼”了一聲:“都是怎么辦差的?就這樣讓那些潑皮無賴圍著書院瞧樂子,這成何體統?!還不快與我都轟開了!
  說罷,那李大人又惡狠狠得瞪了身后跟著的伍山長一眼:“好你個伍文彪,瞧瞧你教的好書!此番你真是給本官長臉!”
  見上司呵斥,伍文彪忙不迭得施禮請罪:“都怪卑職無能,給大人面上抹黑了。只是今天這事生得蹊蹺,還望大人您詳加查問個中緣由,這其中千萬不要有什么誤會啊!
  聽了伍文彪的解釋,李縣尊微微得點了點頭,扭頭轉向面前的花朝云:“這位姑娘,可否告知本官你的姓氏芳名,這家住何處,到這觀柳書院所為何事?”
  見是李縣尊親自問話,花朝云立刻斂裾行禮道:“啟稟大老爺,奴家名叫花朝云,是城中蒔花館中王媽媽手下的養娘。奴家自幼父母雙亡,承蒙王媽媽的恩情才沒有流落街頭,平日只靠給各路員外老爺唱曲應局糊口。前日里奴家跟著媽媽手下另一個名喚暮婉秋的養娘在城中捧月樓上應米糧行李員外叫的局。在下樓轉局之時,奴家結識了這位楊公子,之后又受捧月樓伙計所托,前來給楊公子送他前日遺失的折扇!
  說完,花朝云伸出一根雪粉也似的蔥指往楊從循手中的扇子上輕輕一點:“而今此扇正在此處,還望縣尊大人明鑒!
  聞聽那花朝云輕言細語得稟明來意,李縣尊一伸手從楊從循手中拿過折扇,待打開一看就是幾聲冷笑:“岱宗夫如何?……本官真是孤陋寡聞,這還是今生頭一遭見到有教坊女子喜愛少陵野老的詩句,還把詩作題寫在扇面上的!
  說罷,李縣尊又惡狠狠得一瞪旁邊低頭默立的楊從循:“這把描繪泰岳山水的精工紙扇究竟是怎樣飛到一個離東岳幾百里開外,一輩子就沒出過易縣縣城的教坊女子手中呢?楊生員?你不妨給本官解釋一二?”
  見李大人起了疑心,楊從循頓時就叫起撞天屈來:“縣尊大人明鑒,學生之前并未見過這位朝云姑娘,實在不知小人這把扇子又如何到了她人手中……”
  “住口!”,楊從循才剛說了兩句,就被李縣尊一聲怒叱打斷了話頭:“好你個楊秀才,事到此時猶然強自狡辯!本官且問你,你面前這位姑娘方才自承前日應奉轉局之時,與你在捧月樓上朝過面,此事是否屬實?你楊生員只需回答本官一個‘是’或‘不是’,休再掰扯其它辯解之辭!
  見李縣令他咄咄逼問,楊從循也只能硬著頭皮,點頭回了一句:“不錯,確有此事!
  見楊從循開口確認,那李縣令怒極反笑,用手一點楊從循的額頭:“呵呵,好你個浪蕩無行的楊附生,這才來我易縣幾日,就已經與本地教坊女子打得這般火熱,連酒醉遺下的扇子,人家都給你眼巴巴得送上門來?虧得你們伍山長方才還在書房中稟請本官擇日主持考核你等學優附生的核準試。眼下你既有閑暇去酒樓里叫局吃酒,這書想必早就攻讀熟了!”
  說著,李縣令扭頭轉向一旁的伍文彪:“還不快些去布置號房?本官今天要親自出幾道策論好生試一試這楊附生腹內的才學!
  說罷,李縣令再度扭頭沖著楊從循一聲冷笑:“若是答得上來,今日之事本官就放你一馬;可要是答不出來,卻休怪本官具本禮部,革去你楊生這個附生的功名!”
百度 求小說網 有求必應! 狐朋仙友最新章節 http://www.257546.buzz/read/176545.html ,歡迎收藏!求小說網,有求必應!
gpk劈鱼游戏技巧 湖北福彩快三预测 河北体彩11选5定牛 外围广东快乐10分 10分玩法中奖规则 深圳风采2011038期 陕西快乐10分一定牛 广西快乐十分技巧玩法 理财排行榜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历史 青海快3开奖结果今天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