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重新燃起的爐火


小說:山海三國志  作者:木木歸林
百度 求小說網 有求必應! 山海三國志 http://www.257546.buzz/read/176549.html 全文閱讀!求小說網,有求必應!
  事物的價值取決于對它的需求,而不是僅僅以表面來判斷,一件對你來說非常重要的東西,對別人來說可能一文不值,所以平不平等只有當事人最清楚,莫不如拋棄這些煩惱,何必惹塵埃...
  金歐子便是出于這層考慮,畢竟他也是成名已久的智者,雖然確實也夠讓他肉疼的,但事已至此,糾結只能徒增煩惱,考慮怎么樣將二劍更好的融合,才是重中之重。
  現在每一步都必須慎重,容不得半點差錯,自己準備了這么多年,終于有了用武之地,不激動那是假的,臨近最大的土爐,看著周圍已經忙碌起來的工匠,金歐子忽然有些不敢動手了,這好像是他從第一次開始鑄造以來從未有過的感覺。
  可想而知這次對他來說的意義,趁著準備的功夫,金歐子上師心中推演著每一個步驟,假想每一個可能出現的問題,耗費了大量的心神,良久,他深吸一口氣,邁步走進一旁的石屋內,臉上反而神采奕奕,隨即未開口說一句話,便將房門緊閉,整個冶煉大廳只留下了噼里啪啦的火苗聲。
  留下眾人面面相覷,不知有何吩咐,看來金歐子上師是準備獨自一人完成,這讓他們不禁充滿了期待。
  此地最了解上師的莫過于他的徒弟金干大師,但他雖得師傅真傳,冶煉之術也很厲害,卻幫不上忙,只能與眾人守護在門外,不過,這最大的土爐已經熄火太久了,想要達到最佳的冶煉溫度,顯然不是一時半刻就可以的,說不定要一兩日,再加上鑄造的時間,三五日都有可能,師傅年歲已大,不知能不能承受住,想到這里,他心里充滿了擔憂,又不敢勸說,只能默默的祈禱起來。
  冶煉同戰場,各有危險,連木三這個外行都看出來了,土爐溫度在逐漸升高,連爐壁都慢慢變紅,他所在的位置都有炙烤的感覺,呼吸困難,更別說身在石屋之內的金歐子了,而且他還有在里邊待上許久,一直不停歇的工作,這其中的煎熬根本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怪不得他會有如此的成就,至此,木三不會再小瞧任何一名匠人。
  “!钡囊宦暣囗憘鞒,里邊從安靜中開啟了第一聲鑄煉,聲音動聽美妙,中氣十足,這使得眾人仿佛安下了心,期待感也隨之增長,此處再等之無意,金干安排眾人先離開此地,只留下兩名工匠守在一旁,其他人繼續自己手頭的工作。
  趁此空閑,金俊拉著木三主動走至金干大師身邊,鄭重其事的為木三介紹部落中僅有的兩位冶煉大師,這可是金氏部落能在東域立足的一大根本,所以他們自古便被稱為“冶金部落”,也虧得先輩重視傳承,方有響亮的名聲,但懷璧其罪,這個自豪也成了遭泰云聯盟窺視的原因。
  金歐子上師,師承父輩,年輕時本不是部落中最出眾的一個,甚至一度不被看好,但他熱愛,敢于走出去歷練,通過自己的努力,歸來之時已實力大增,名滿天下,最終在部落十年鑄煉大賽中打造出龍淵劍,擊敗眾多強者,繼承了部落中的上師之位,當然,這其中涉及到許多隱秘之事,部落中知道的人大部分已經故去了,連金俊都不太清楚,更不足為外人道也。
  而金干大師呢,其實并不是金氏部落的族人,據說是金歐子從外而救的奴隸,本無天分可言,但他天生大力,又耐得住寂寞,經過日積月累的耳濡目,后來成為大師,這才被賦予了金姓,而他與其師的差別在于,他并不太善于創造,戰場上的需求是足夠了,但想要打造出神兵利器,還是差上了許多。
  或許也是金干這些方面的原因,使得他在大陸上名聲不顯,沒有非常拿的出手的神兵,不被世人所熟知,但這并不能說其差,畢竟他可是上師之徒,自己身份也是一代大師,冶煉部隊用的兵器還是綽綽有余的,所以他的大部分精力都放在為部落軍隊打造裝備上,而且手底下經過一些事情,只剩下這十幾人,嚴重的不足,如果不能統籌的安排好,怎么為士兵提供完備的武器?
  多年以來,雖然金氏部落戰事不緊,但平日里的消耗,剛剛好可以正常相互的維持,鮮有囤積,一旦戰事來臨,這一切就顯得有些捉襟見肘了,所以金干也一直在尋求解決方案,平時空下來也做過一些研究改進,才使得金氏部落在裝備的某些方面不弱于其他大部落。
  金俊對木三介紹的非常詳細,好像生怕木三不清楚這其中的關系,但木三又豈是那種見勢而為的人,他這次過來就是要提升己方的武器裝備的,求人辦事,怎能不恭恭敬敬的?
  而且到現在,他們已經進來有半日了,眼見外面就要天黑了,正事還沒開始辦呢,讓他怎能不著急?雖然自己一下子得到了四件神兵利器,但對木御軍的整體來說,并沒有什么本質上提升。
  好不容易等到金俊介紹完畢,見他還準備介紹自己,木三趕忙接話將其未出口的話打斷,自己的這點功績不說也罷,正事要緊,他將自己的構想和設計結合洞人族的傳承說與金干聽,初時金干并沒有覺得有什么感興趣的地方,對方一個外行的方法,在他看來,有些幼稚可笑,但細細聽來,好像并不是那么簡單的,里面還真有些可以借鑒學習的東西。
  比如說這種一體澆筑的概念,在他的印象中,也不是沒想過類似的方式,但實際上可能并不太容易實現,澆筑的磨具就是很大的問題,什么東西能承受住那么強的高溫?
  而且這樣除了能初時定版,作用并不太大,因為每柄武器還是需要一錘一錘的敲擊出來,結果武器還是會變得不一樣,對整體來說,好像并沒有什么實質上的提升,但當木三講到可以改變原有的習慣,用先錘再鑄的方式,就是先將所有的粗糙的劍胚合不分煉,用統一的方式錘煉,等到差不多了再分至一樣的磨具中鑄造,這樣既統一了樣式,又可以做到量產。
  果然將這兩個概念一結合,一切仿佛就變得有用起來。
  是啊,他們一直以來都是堅持最早的方式,先鑄后錘,所以只能一柄一柄的打造,每一柄都經過了工匠們日夜不停地錘煉才最終成型,就拿現用的一把長劍來說,光錘煉鑄造就得一兩日,多則三四日,甚至需要七八日的時間,這其中任何其他的事情都不能做,不敢掉以輕心,每個人只能全心全意,耗費自己的心神去做好,因為一旦分心就可能造成劍太剛太脆,極易折斷,最終成為失敗品,費時費力不討好。
  這樣的情況下,可想而知金氏部落僅有的十幾名工匠能打造出多少裝備了,耗費的心力那是無法衡量的,再加上現在的年輕人又不太愿意做這一行,所以效率才越來越差,這樣看來還真不是他們故意偷懶,實則是有心無力,也不是他們安逸的習慣,而是無奈的延續,無力改進。
  金干每日都親自上陣,也只能安排到這樣,部落現在的關鍵時刻,他真的不敢嘗試改變,一旦試驗不成功,產量也沒了,士兵們的生命更無法保障,那他便成了千古罪人,看著手下這十幾名工匠每日都累到吐,他是真的心疼,又毫無辦法。
  現在好了,如果這個計劃真的可行,那不僅僅是節省的問題,他還有更多的時間去改進裝備,制出新裝備,木三越說金干越興奮,這種新穎的冶煉之法打開了一種全新的世界,而且有極大的把握可以成功。
  哈哈,金干忍不住仰天長嘯,一掃之前被動的狀態,那些困擾自己許久的問題猶如死結一般,終于可以慢慢打開,呼吸都變得輕快了許多,不過,現在來說,高興還為時過早,磨具的問題該怎么解決呢?
  看著金干投來求助的目光,木三還真沒想過這個問題,現在臨時想,更不容易,他也并不是這方面的行家,平日里對這些東西的接觸也少,還真不太清楚,兩人一時無語,同時陷入的沉默中。
  仔細回憶起來,到底什么東西能耐得住高溫不變形,又可以很好制作出來模板,木頭獸骨這些東西不用說,肯定抗不住這么強的溫度,石頭倒是應該可以,但用石頭做模具,太難制作。
  把能想到的東西全都過了一遍,木三還是一無所獲,忽然,眼前巨大的土爐映入他的腦海,既然它可以抗住高溫的錘煉,那做為磨具也是沒問題的,而且塑造起來非常簡單,高溫加熱又能很好的凝固在一起。
  隨著木三的指引,金干終于想到了最常見又最容易忽略的泥土,他迫不及待的命人做起了第一個長劍磨具,當然,到實踐出來還是有很大的一段距離,這點木三便幫不上什么忙了,著急也沒用,只能耐心等待,他相信金干的能力,一定會很好的解決,單憑這份熱情和認真的態度,成品出來的時間也不會太久。
百度 求小說網 有求必應! 山海三國志最新章節 http://www.257546.buzz/read/176549.html ,歡迎收藏!求小說網,有求必應!
gpk劈鱼游戏技巧 五种命不赌博 关于防范期货配资业务风险的通知 太仓股票配资电话 广西快乐十分历史记录 体彩浙江飞鱼 江西时时彩全能王2011 天津快乐十分历史开奖 散户炒股赚钱吗 江苏快3豹子最大遗漏 五分彩定位胆玩法介绍